热门关键字:
当前位置 :| 主页>职教资讯>

教育部部长陈宝生就“教育改革发展”的相关问题回答中外记者的提问

来源: 作者: 时间:2017-04-11 点击:

十二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新闻中心于³¹²¹5时在梅地亚中心多功能厅举行记者会,邀请教育部部长陈宝生就“教育改革发展”的相关问题回答中外记者的提问。

 

  中央电视台、央视网、央视新闻移动网记者:

  我问的问题是关于职业教育的。工匠精神已被写进政府工作报告,我们也非常欣喜地看到,大国工匠们也受到社会各界的高度认同。大国工匠都是从最基础的工人成长起来的,现在我们国家的职业教育还处在有很多问题的阶段。请问陈部长,我们的职业教育下一步应该怎样发展来适应我们新形势下的变化?国家是否有相关制度上的设计?谢谢。

  陈宝生:

  谢谢。这几年由于央视播出一个专栏节目,我们国家开始流行两个词,一个叫做“大国工匠”,一个叫做“工匠精神”。这两个词都和职业教育关系非常密切。职业教育是我们国家教育系统中的重要组成部分。大家如果到福州去看看马尾船政学堂,那是¹50年前建的,是一个标准的职业教育。它的办学理念、教学方法、管理制度,放在今天的职业教育学校里面都不落后。所以我说这句话的意思,就是职业教育在中国已经成长了很长时间,有了坚实的历史基础,现在又有着急迫的现实需求。为什么?我们国家经济社会发展已经进入一个新的历史阶段、新常态,进入了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主要内容的结构大变动的时代。这个阶段加上新科技革命的兴起,加上我们国家制造业的快速发展,对职业教育的发展提出了急迫的要求,要求我们为现代化建设提供大量的、大规模的技术人才的支撑。也就是提供两个公共产品,一个公共产品是在全社会通过职业教育能够弘扬工匠精神,一个公共产品是提供大量的大国工匠。这就是我们的历史任务。

  这些年来,中央对职业教育做出系统的顶层设计和安排。我们有《职业教育法》,我们召开过全国职业教育工作会议,做了全面安排。现在,职业教育这一块,我们提供近千万的毕业生,源源不断地支撑国家的经济发展。这是做出的贡献,但是我们还不适应。不适应在什么地方?不适应在我们的办学理念,整个社会的理念都不适应。就社会的理念来说,大家希望上普通高校,不上职业高校,还是重普通教育,轻职业教育,这是理念方面的。我们还存在着一些教育教学方面的问题,就是重课堂教学,轻实践能力的培养。教学和实践两张皮脱节,课堂上学的不会熟练操作。在内容建设方面也有这样的问题,内容比较陈旧,讲的还是过去的技术。学生学了去就业,这个技术是过时的,没有用。所以要解决这些问题,促进职业教育健康发展。

  二是一定要采取管用的措施。我们采取了几条措施,首先,发布制造业人才规划指南。“中国制造²0²5”规划和这个配套的有一个叫制造业人才发展规划指南,这是工信部和教育部联合制定的。根据这个指南,加快人才培养。其次,发布脱贫攻坚规划。根据脱贫攻坚规划,每一个贫困家庭培养一个人,让他掌握一门技能。这两个规划是非常实在的。第三,促进产校融合。我们有一句形象的话,把专业建在产业链上,把学校建在开发区里。只有把专业建在产业链上,才能了解产业发展的现状。建在开发区里,才知道开发区人才需求的动向,知道需求,才能提供供给。第四,促进校企合作。也就是学校和企业合作办学。企业的技术人员可以到学校去当老师,学校的老师到企业去工作一段时间,建立一种“旋转门”机制。这种办法发展下去,就可以促使校企一体,建立自己的人才培养基地,特别是大企业。第五,加强师资队伍的建设。我们叫做“双师型”队伍,既可以操作又可以教学,有的来自于工厂,有的来自于学校,但是他是“双师型”的人才,对于提高质量非常重要。第六,要作出制度安排。这个制度安排就是我们要修订《职业教育法》,目的是要引导整个社会转变观念,对职业教育高看一眼,厚爱一分,把职业教育看成孩子人生发展的一个非常有前途的选择和途径。第七,在制度上解决现在职业教育和普通教育相分离的状况。也就是建起一种“立交桥”。在职业学校就学的,他想上普通学校可以转过去,二者可以在一定的节点上实现转换,搭起一座“立交桥”。同时改变考试制度,目前,普通高校先录取,然后职业学校再录取,好像职业学校低人一等,要改变这种局面,就要从制度上做出安排。

  总的来说,我们国家教育的发展,建设教育强国,职业教育非常重要。和普通教育一样,是我们国家实现现代化最重要的智力保障。我们既需要培养爱因斯坦,也需要培养爱迪生,也需要培养鲁班,我们都需要。谢谢。

  

  北京青年报记者:

  我们注意到,去年多地都发生了关于校园“毒跑道”事件,有一些家长甚至只要孩子入学的学校有塑胶跑道,就非常担忧。我的问题是,目前我们国家塑胶跑道的新国标进展情况如何?另外,我们如何从供给端和需求端两个方面来杜绝校园“毒跑道”?谢谢。

  陈宝生:

  “毒跑道”事件是舆论普遍关心的一个事,社会关心、家长关心、政府关心。事情发生之后,我们组织力量做了认真研究,对每一个事件都做了调查处理。从中发现一个重要原因,就是跑道建设从材料到工程、设计等,没有标准或者标准非常陈旧。比如材料的标准,是多年前的一个标准,非常陈旧。还有在制度安排方面,也有缺失,主要是招投标制度方面。招投标都喜欢低价竞标,谁喊价低、报价低,谁中标,不是按照标准来办,没有质量意识。还有就是人才方面存在缺陷,学校老师对这个标准不熟、不清楚,多种因素综合起来,就产生了“毒跑道”的事件。怎么解决这个事?我们觉得主要是抓三个方面:

  第一,要修订或者新建标准。修订和新建标准这两年我们和有关部门、研究机构合作,对跑道建设的材料、设计、建筑等方面分别制定了标准。这个标准已经经过了充分论证,今年上半年按照标准发布的程序进行适应性调查,这是制定一个标准基本程序。适应性调查是大范围的,这个程序完成之后,标准就要对外公布,将来就按照这个标准执行。这是要办的一件事。

  第二,在制度上作出修改。招投标制度不是按照谁报价低,就让谁来中标,要按照标准、质量要求来办,这是关系到我们后代的事情。

  第三,靠实责任。我们和几个省市签订了备忘录,将来还会逐步和更多的省签订备忘录。强化地方政府监管责任,责任落实了,才能逐步减少这些事情,责任不能缺失。今后跑道以及相类似的设施,在建设程序上最好是搞代建制,谁中标谁代建。建完以后“交钥匙”,交给学校使用就可以了。学校不会搞,就请专业力量来做。谢谢。

  中评社中评网记者:

  去年北京中关村二小“校园欺凌”事件在网络上引发热议,这个校园暴力事件是媒体上讨论非常热烈的话题。香港在每个学校都有一个住校社工,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减少该类事件的发生,请问部长,香港的经验对内地的解决该类事件有什么借鉴之处?未来内地和香港可以就“校园欺凌”事件展开怎样的合作?谢谢。

  陈宝生:

  首先区分两个概念,一个叫做校园欺凌,一个叫做校园暴力。我觉得,对这两个概念做一个区分是必要的。

  校园欺凌是发生在学生之间、同学之间的一种失范行为,相互带有欺凌,但不是犯罪。校园暴力,是犯罪,是违法行为。二者之间有时候会有一些交集。校园欺凌可能有时候带有轻微的违法,我想对这二者要做一个区分,然后我们再来说校园欺凌的事。

  校园欺凌的特点是发生在青少年之间,这是主体。第二是欺凌,不是玩笑,也不是过分的玩笑,和玩笑无关。第三个特点,还带有一些炫耀,是孩子不成熟的一种行为方式,炫耀力量、炫耀关系、炫耀地位。第四个特点,手段有的时候可能很残忍,这种残忍也许是他自己无法评估、自己把握不了的,他不知道后果的,这是校园欺凌。

  对于这种校园欺凌,教育部和高法、高检、公安部等单位进行了综合治理。这两年综合整治以后情况大有好转,但还没有根本消除。我们采取的措施,一是首先明确一条,解决校园欺凌的问题要树立法治思维,多用法治方式,以法来办,只有这样,解决校园欺凌才能取得社会共识。

  二是建立机制。没有机制,责任就落实不了。这个机制有两条,一个是校园内的机制,我们叫做校园安全防范机制,得有人把这个事管着。还有一个就是校园外面,就是围墙外面的事,那就是综合治理机制。学校所在周围,街道、社区、派出所、企业联合防范,用社会的力量、家长的力量、学校的力量进行综合防范,建立这样一种机制。

  三是明确重点。有了重点,才能把它解决好。要根据学生发生欺凌的行为、特点,大体上把治理重点确定下来。

  还有就是要加强教育,加强排查、督导。当然还需要有专门的力量,就像你刚才讲的,现在中小学在均衡发展过程中,大部分学校已经在门口设立了保安人员,有的还设立了法制副校长。这是借鉴了国外包括香港的做法,当然我们也有我们自己的创造。这个机制很好,我们正在推广。我们验收义务教育均衡发展的时候,其中一条标准就是这一条,有没有保安人员、有没有法制副校长。我们也会在这方面进行一些国际合作。谢谢。

  新京报记者:

  我们知道,中国足球一直以来都是国人心中的痛。近年来,教育部提出发展校园足球的计划给大家带来一些希望。请部长介绍一下,目前我国校园足球工作的进度如何?还想请您预判一下,通过发展校园足球,什么时候才能化解中国人这个心中的痛,让中国足球真正走向世界?谢谢。

  陈宝生:

  校园足球是总书记的嘱托,总书记非常重视我国足球事业的发展,这也是广大球迷的期盼。每赛事,球迷都心里暗暗祈祷、祝福、期盼。我们找到了一个长期发展的突破口,就是校园足球。校园足球就是给中国足球提高竞技水平,开了一条人才成长的新通道。它的意义就是这个。开展之后,我们在以下几个方面取得一些进展:

  一是普及水平有了一定的提高,也就是扩展了。我们已经确认了¹.³万个足球特色学校,今年要达到²0000个,最终²0²0年达到4万所足球特色学校。确定了近70个校园足球特色县,确定了4个改革试验区,这是要扩大覆盖面,就是要普及,没有普及就没有提高,让更多的人参与进来,这是一件事。

  二是教学水平有所提高。主要编制了校园足球教学规范指南,编制了校园足球教学方案,拍摄了视频、制定了技术和内容方面的规范机制。

  三是抓了培训。我们对²0多万名特色校长、教练员、体育老师、裁判进行了培训。

  四是开展赛事,加强交流。去年一年,我们搞了²0项赛事,950多场次,7500名高中生、大学生参加了这个比赛,这个赛事是高中和大学之间的赛事。同时,我们遴选了²4³名外籍教师到特色学校,中小学任教,还和德国签订了足球合作协议,拟选了一批教练员、运动员到英国、法国、西班牙进行交流,我们的球队出去跟他们特色足球学校去踢。就是说,初步出去试了一下,这条路是可行的,开辟了这么一条通道。

  陈宝生:

  下一步,把校园足球这个事搞好,不是一个速效的工作,需要较长的时间。大家想想,杨树长的很快,松树长的很慢,但松树管用。校园足球就得经历一段时期,为中国足球多培育几棵松树,所以需要一点时间,也需要社会的理解,需要各方面的支持。

最新评论共有 0 位网友发表了评论
发表评论
评论内容:不能超过250字,需审核,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政策法规。
用户名: 密码:
匿名?
注册
栏目列表